アオ_ao

アオちゃん 或 ao ,暱稱隨意/
まふまふ / sodagreen青峰 / SEXY Thomas Sangster

After the rain、少狼Sterek、BBC福華、盾鐵、TMR
雜食性灣家人。
近期重重摔入歐美坑不打算爬起來了,Isaac天使怎麼可以辣麼可愛_(´ཀ`」 ∠)_

Merry Merry Christmas【多cp】

[05:00 a.m.]英國

  窗戶玻璃的溫度就和他的皮膚一樣冰冷。

  凌晨,跩哥馬份醒來幾分鐘了卻還不打算從被窩裡出來,他翻身趴在床沿,用視線數著堆在床頭旁的禮物。

  耶誕假期的史萊哲林地窖安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幾乎所有人都回家過節了,沒人(包括他父母)知道他為什麼選擇留在學校,除了那個自大、討厭的傢伙。

  他把一個包裝精緻的禮盒推到一旁,拿起一個綠色包裝紙、紅色緞帶的樸素方盒,他把它拆開,裡面是一雙和外盒一樣顏色的羊毛手套。

  「⋯⋯醜疤頭,你真的覺得我會戴這種東西嗎?」

  「會呀,你體溫那麼低。」一道悶悶的聲音從棉被裡傳出,跩哥只看得見一小撮亂翹的頭髮。「雖然我很想親自幫你溫暖但是這恐怕是沒有辦法所以我只好讓它們來代替我啊⋯⋯」

  「說什麼夢話。」跩哥坐著彎腰,將臉埋進對方被他拉開棉被而露出的的頸窩。

  「好冰。」哈利把從被窩裡抽出來的雙手撫上跩哥白金色的頭髮。「我要在其他人醒來前回去才行。」

   「再待一下。」

  能和你一起度過夜晚的機會不過那麼幾天。

  「⋯⋯聖誕快樂,跩哥。」

  這樣的日子裡,多放肆一下也是能被原諒的吧,哈利心想。


[08:50 a.m.]美國

  Derek在聽見電鈴響起時就沒有好預感。

  此時Stiles坐在對面滔滔不絕地說著沒什麼內容的話,而他咬下第一口培根蛋三明治。當他打開門後,Stiles就站在門外堅持要一起吃早餐,他們僵持了二十分鐘,Derek終於承認他拿他沒辦法,只好板著一張臉坐到桌前啃Stiles帶來的三明治和咖啡。

  「所以說,能這樣一起吃飯不是很好嗎,Derek?」

  「不好。」

  「噢,然後今天可是聖誕節呢,Scott那傢伙一定又要跟Alison去約會了,總覺得我兄弟做得好不值得啊。」

  他根本沒在聽我說話。Derek有些懊惱的想著一開始就應該把這個麻煩的傢伙轟回家,事實上平常的他應該要這麼做的,但是他沒有,就像Stiles說的,Scott和Alison肯定有約,警長父親大概會在警局待一整天,或許他只是不想讓他感受到自己這些年來承受的那種寂寞罷了。

  這不是平常的我。Derek心想。但是他就是突然不想在這種時候傷害到這些人。

  或者是這個人。

  「⋯⋯Derek,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Derek望回Stiles的方向,「什麼?」

  「沒什麼,只是你好像一直在發呆。」

  Derek沒多說什麼,他站起身,「我吃飽了。」

  「什麼,你不吃了?你只吃這樣?」Stiles一臉難以置信,「嘿,Derek!就只是個三明治而已。」

  Stiles又開始在旁邊碎碎念,但是Derek並沒有漏看他眼中一閃而逝的落寞。

  「好吧,如果你真的不吃了⋯⋯」

  「聖誕快樂。」

  Stiles愣住,「什麼?」

  嘆了口氣,Derek用雙手環住Stiles,拍了拍他的背,「我說,聖誕快樂,Stiles。」

  或許我還是有點開心聖誕節有你在。


[13:15 p.m.]日本

  他們並肩走在路上。

  這並不只是單純在說明現況,而是包含了人生這條路,他們正走在對方身旁。まふまふ心想。

  氣溫很低,冷得他雙頰都發紅了,但是看來還沒有要下雪。他打了一個小噴嚏,往一旁的人兒擠過去,「嘿嘿嘿。」

  「⋯⋯你笑的很噁心。」そらる斜眼皺眉地說,但まふまふ可開心的咧,能和そらる一起出門過聖誕節,今天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破壞他的好心情。

  他又打了一個噴嚏,そらる回過頭來,

  「 不是要你多穿一點嗎?」

  「我有啊。」

  「你才沒有,不然怎麼一直打噴嚏。」

  「大概是そらるさん在心裡偷想我吧。」

  「⋯⋯」

  まふまふ又嘿嘿笑了兩聲,そらる無奈,只好牽住他冰冷的手放進大衣口袋。

  「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白癡。」

  這條路上該擔心的事又多了。

  「そらるさん要不要吃可麗餅?」

  「⋯⋯好。」

  如果這就是幸福,那麼這樣就好。


[14:25 p.m.]日本

 天月剛下飛機大概五分鐘,他在挑高的機場大廳找了個位置坐下。

  檢查了下自己買回來的土產和禮物,發現沒事可做了他只好低頭滑起手機。周遭人來人往,連擺飾都散發著很濃厚的聖誕節氣氛。還有五分鐘。

  他們從不同地方回來,對方的班機預計會在兩點半的時候抵達,天月在等待。

  約莫十分鐘過後,開始有人潮從海關湧出,天月掃描著出口,不放過任何一個人影。看起來像出完差回來、被妻子和小孩迎接的男人,還有大概是出國唸書,此時返家與家人團圓的女孩。聖誕節,是一個團聚的日子。

  就像是現在朝他迎面走來的男人。

  天月深吸一口氣,伊東歌詞太郎向他露出的笑容就像他記憶裡的那樣,那麼陽光、那麼溫暖。

  「天月くん,」就連他的聲音都那麼的令人想念,天月鼻子一陣酸楚,但更多的是因為開心而無法控制的笑容,「我回來了。」

  「⋯⋯我也回來了,歌詞さん。」

  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前來接機的まふまふ和そらる從大門一路衝過來,天月心想他們四個有多久沒這樣聚在一起了?

  「是聖誕節呢。」

  「嗯?是啊。」

  伊東牽起天月的手,天月不知道一直掛在他臉上的笑容看在伊東眼裡也是一樣的燦爛、一樣的令人懷念。

  「走吧。」  


[17:30 p.m.]英國

「John,幫我拿筆。」


  「John,幫我發一封簡訊。」


  「John——」

  Sherlock翻身從沙發上跳下來,快步走到桌前抄起手機,開始發信息。

  『急事,速回貝克街。 SH』

  但是最後他還是沒有把它發出去,Sherlock又躺回沙發。

  他閉眼,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接著煩躁地睜開雙眸看了一眼時鐘,五點半。

  然後他又跳起來,抓起小提琴就開始胡亂拉(Mrs.Hudson在樓下大喊:「Sherlock!」),直到他從窗外看見街角的他的身影。他拉動琴弦的速度忽然變慢,變成了有曲調的聖誕頌。

  喔,你不得不說他的小提琴確實是一流的,對吧?音符隨著他撥動的琴弦跳動,一直到樓下門鎖打開的聲音響起,又一陣上樓梯的腳步聲,甚至是對方說了聲「我回來了」,Sherlock都沒有回過頭來。

  「⋯⋯Sherlock?」

  他依然沒有反應,但是John Waston才不會不知道對方只是在鬧彆扭。

  「好吧,聖誕快樂,Sherlock,我應該早點回來的。」John走到對方旁邊,想讓自己進入他的視線範圍。

  「⋯⋯」Sherlock沒有回話,但是琴聲停下了,他轉頭看著他的醫生。John雙手抱胸靠在桌旁,和他的距離近到可以看清楚他的睫毛和藍色眼珠。

  Sherlock板起臉,靠在對方的肩上,John心想這大概是代表他屈服了。

  「John,」Sherlock悶悶的聲音傳出,「⋯⋯聖誕快樂。」

  John忍不住笑出來,「聖誕快樂,Sherlock。」他又說了一次。


  「John——I’m bored——」

  「那就繼續拉琴給我聽吧。」

  是聖誕夜啊。


[20:00 p.m.]日本

「小岩快點——」

  岩泉一跟在興奮的及川身後,兩旁的街道樹上裝飾著在楓紅色和銀白色間不斷變換的小燈泡,就像是從秋楓一下子轉變為冬雪一樣,很美。

  「小岩再不快點會趕不上亮燈的喔?」及川回頭對岩泉說,岩泉只覺得似乎變得更冷了,把自己的臉往圍巾深處塞。

  「小岩理我一下——」

  「吵死了煩人川,」岩泉抬起手阻擋往自己身上黏的及川,「我們到了⋯⋯啊。」

  街道往兩旁展開,一棵快十公尺高的聖誕樹就在眼前。

  「我就說你會喜歡吧。」及川一副勝利的表情在臉上,笑著說話時吐出了幾口白煙。「要開始囉。」

  整點,四周圍的店家、裝飾以及整排街道樹全都暗了下來,三秒後唯一的光源從巨型聖誕樹底下開始亮了起來,好幾種顏色穿梭著往上攀爬,最上方的伯利恆之星亮起,照亮了整條街。

  很美。岩泉心想。

  「要許願啊,小岩。」及川望著上方說,「⋯⋯我們一起過了十八個聖誕節,希望之後十八年也能一起過。」

  「你傻了嗎,」岩泉輕笑,「我們還有一百個聖誕節呢。」

  天空飄下雪花,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22:00 p.m.]美國

Newt晃了晃手中的熱香料酒,雪融在他的外套帽子上,他打了個冷顫,Minho見狀從身後環住他,把頭靠在他的肩膀。

  他們靠著頂樓的石圍欄,上方的天空乾淨的很徹底,雪不停飄下,可以看見幾顆星星。

  這裡視野很好,能看見不遠處的露天聖誕派對,他們在等著十點放煙火。

  「去年我們也站在那裡吧?」Newt伸出一隻手指說,「我們現在這樣好像老了。」

  「沒什麼不好。」Minho帶著笑意的聲音說道,「這樣也挺愜意的?」

  第一發煙火升空了。然後周圍接二連三的跟上,煙火佔滿了整個夜空,橙紅綠黃在空中交錯,把整個天空照亮了。

  「這是我們一起過的第二個聖誕節嗎?我們也過了一年了?」

  「大概吧,總之不會是最後一年。」

  Newt往Minho的懷中縮了縮,這樣好像就能把現有的幸福保存起來。

  「聖誕快樂。」

  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大家聖誕快樂。

晚了一天發,昨天是歐美翁!!!

心得都打在噗浪了(攤)

一定要說的大概就是抱到周知給米芬小孽認親了還有卡斯簽繪讚死TOTOT

還有在冷cp版上瘋狂的貼了少狼 \ 壯哉大我TeenWolf / 

有印了超短超短的Minewt小料在考慮要不要放上來_(:3 」∠ )_

啊還有場前那篇因為被女神留言了所以想留著紀念♥♥♥ (不


2016.09.25 玩得超開心!!!

有感染歐美場的同伴嗎

只是想知道有沒有灣家同伴會參加感染歐美場的>< 已經要星期五了發現什麼都趕不出來233333 私心打個tag,好想印點什麼(哭)

感染場完把這篇刪掉!

速一張まふまふ新投pv裡的少年。


即使仍然是像垃圾一般,但是這次你說出了喜歡這個世界呢。


另外,拜託你好好休息。

天月的版本也好讚,兩個天使。


你的背後,還有我。


說這是そ總有人信嗎( ・´ー・`)

【Minewt】願陪你,從A走到Z。 (07)

*大學生設定

*同居

*ooc

*把一些題目合在一起寫了不然寫不完


Learn to know you / Make more surprise in your life.

  Newt伸直了手臂,發現仍然勾不著放在儲藏櫃深處的雪平鍋,他挪了張木頭小凳子,單腳站在上面,將手重新伸進去摸索。

  他試著不去用到左腳的力量,將重心集中在右腳上,即使這讓他有些不穩。

  在往前一點就好,他整個人幾乎快要趴在櫃子上了,他的手抓住了鍋子的握柄──

  一股力量將他懸空拉起,他被往後轉了半圈後放下,鍋子被他握在手中,而Minho正扶著因這股拉力而順勢往外倒的其他廚具。

  「......你幹嘛。」

  「剛好幫你一把。」Minho將廚具推回原位。

  「我可以──」

  「你不行。」他轉過來,「你剛才絕對會跌倒。」

  Newt發現他的眼神似乎刻意的瞟過他的左腳,這讓他莫名的惱怒。

  「這不關你的事!」Newt衝著他喊,「你一直都在觀察我?」

  「即使你隱藏得很好我也早晚都會發現的,我們可是生活在一起。」Minho並沒有因為Newt而加重語氣,他把Newt沒注意到、剛剛一直提在手裡的紙袋塞進Newt手裡。

  「就像我已經知道比起巷口的速食店,你更喜歡隔壁街轉角那家的牛肉堡。」

  Newt愣愣地看著Minho轉身走回客廳,手中的袋子冒出熱呼呼的牛肉堡香氣。

  「別煮了,來吃晚餐吧。」Minho坐在沙發上開口,「我會等你告訴我你那瞎卡的腳是怎麼一回事,總有一天。」


  那是他們剛認識不到兩個月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了。


  現在的Minho幾乎可以說是把他給了解透徹了,或許還略輸從高中時就一直認識的Thomas一籌。那麼他呢?仔細想想,除了生活上的習慣偏好,對Minho的背後的了解好像真的寥寥無幾。

  Newt站在淋浴間,把因汗水而濕透、緊貼著肌膚的衣物褪下,他扭開水龍頭,沁涼的冷水淋在他身上,沖的他腦袋清醒無比,他打了個冷顫。

  要入秋了卻還是很悶熱呢。

  Newt沖完澡,重新穿好衣服後,他抓著鑰匙走出了大門。


  『喀搭』,Minho拔出鑰匙後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冰涼的空氣,然後一股香味竄進他的鼻腔裡。

  他直接倒向沙發,嘴裡嚷嚷著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嗎怎麼捨得吃這麼好,眼前擺著淋上醬汁的牛排,旁邊甚至有兩杯裝著三分之一紅酒的高腳杯。

  Newt這時從另一頭坐進沙發,Minho轉過頭:「這是什麼,驚喜嗎?有什麼要慶祝的?」

  「嗯。就是驚喜囉。」Newt手托起一只晶瑩剔透的高腳杯,身體後靠在扶手邊,雙腳交叉疊在Minho大腿上。

  「吃飯啦。然後今晚,我想聽你說說你的事。」

  你的故事。

-


中途聊一下,到現在好像都還沒有好好提過這系列的設定,基本上是因為有些我不太懂得部分不知道該怎麼設定就帶過(檢討

幾個點:

一開始是以投胎轉世後的設定發想的,上輩子欠他們一次平凡的人生,所以下輩子讓他們重新來過的感覺吧

Newt的腳傷是天生的,這個我想了超久才決定。

Newt和Thomas是高中同學,也就是從那時候Newt有了能夠陪他承受腳傷這個祕密的人,世紀小夥伴(*´∀`)~♥

-

Never make you cry

  Minho只是愣在原地。


  「Shit!」伴隨著碰的一聲悶響。Minho迅速閃進聲音傳來的那排書櫃,一眼只看見了一抹金色晃動。他眼明手快地扶穩了小凳子上失去重心的Newt,他似乎是不小心撞到了左腳,吃力地下了凳子,他緩緩走到一旁的扶手椅坐下。

  Newt蜷起左腿,手慢慢揉著腳踝,他因痛楚緊皺眉頭,眼角滲出了幾滴生理淚水。


  看著那幾滴淚,Minho整個人都慌了。


  Newt一直都不是容易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緒的人,Minho還沒有真正看過他掉淚的樣子,對Minho而言,他一直都是很堅強的人。

  堅強的讓人心疼。

  就算只是生理淚,對Minho來說他就是捨不得他痛。


  Newt抬起頭,發現Minho並不是看著他的腳踝,而是他的臉。

  他吸了吸鼻子,剛才那一瞬間的痛楚,讓他回想起自己一個人面對這份傷的時候。

  他沒說,這實在太丟人了,不是嗎?他不想讓Minho看見他這樣子。

  「幹嘛?」他向直直對他丟來視線的Minho問,Minho沒有回答,他只是伸手抹掉了他眼角殘餘的淚珠。

  「需要什麼,就跟我說。」

  Newt感覺腳踝好像沒那麼疼了,他站起身子,準備離開這裡。Minho站在他後面。


  他這輩子不要再讓Newt因為任何傷痛而流下眼淚。

  Minho看著他發紅的鼻子,暗自在心裡這麼決定。

<

對不起我更新無敵慢2333

高中新生活不順,好想念國中的大家喔TOTTTTT

現在才突然覺得好愛國中校園,辣麼溫暖,嗚嗚

偷偷說,Minho看到了Newt鼻子發紅表示他其實知道Newt的淚除了痛之外還帶了些情緒的部分。

歡迎,或著說請多來評論指教( ´•̥̥̥ω•̥̥̥` )

【Minewt】願陪你,從A走到Z。 (06)

*大學生設定

*同居

*ooc


I love you

Newt走進房間時,Minho正躺在床上,雙手在腹部上交握,他的視線自瞇成一條線的眼睛中飄向Newt的方向,「嘿。」

Newt走到他身邊坐下,「嘿。」

他毛巾擦過的半乾金髮已經不再滴水,但看起來仍有些濕潤。

Minho往Newt靠近了些,對方的身上傳來一股淡淡的檸檬香氣。他好香。Minho心想。而這味道就和我身上的一樣。他愉快地想著。

「我好愛你的頭髮,」他伸手將Newt因沾濕而垂落至耳旁的金色髮絲往上撈。「好美。」

Newt偏頭望著他,「還有眼睛。」Minho對他眨了眨眼,「還有腿、還有腰、還有......」

Minho的話在Newt往下倒上他的胸膛時止住,「你在胡說些什麼,瞎卡臉?」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笑。

Minho彎起手臂將人擁進懷裡,「還有你。」


「Hey , do you know? I love you.」

「Yes,I know. And so do I. 」

You jump,I jump

他倚著欄杆,天空藍的一片透明,幾朵雲悠悠飄過頭頂,今天的風稍微強了些,吹得他頭髮胡亂飛翹。

一雙手握住他,將他雙臂往兩旁拉成一直線,然後從後方攬住他的腰。

「You jump,I jump!」

「才不是這樣演的!」Newt轉身,忍不住笑著用手肘撞了一下Minho的肚子。

「嘿!我是你的傑克欸!」

「噢、really?你真的要和我生死相隨嗎?」

Newt簡直笑開懷了,Minho想這人真是美好的一蹋糊塗。他挑起眉:

「Why not?」

這次一輩子都能不和你分開。


「咳嗯、兄弟們,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討論一下生的部分?」Thomas朝他們走來,「你們準備好要吃飯了嗎?」


Kiss you when you wake up

Minho醒在第一道陽光穿過紗簾射進房間,溫柔灑在他臉龐上的時候。

他望了一眼窗外,幾隻麻雀停在窗沿邊,爭先恐後地在暖呼呼的早晨中吱吱喳喳製造聲響。他翻了一個身,身旁的被褥規律地上下起伏,露出棉被外的一頭金髮此刻正毫無章法的胡亂翹著。Minho伸手撥開散落在額上的金色髮絲,他撐起身體,輕輕在上頭落下一吻。

「.......?」

Newt微微撐開眼皮,還沒聚焦的眼眸稍稍有些迷茫。

「抱歉,吵醒你了?」Minho笑著說,他傾下身,又吻上金髮少年的唇,不深入,只是淡淡的一個吻。

因為吹了一整晚的冷氣,所以他的唇冰冰涼涼的。

Minho結束後,半睡半醒的Newt看起來還不想起床,又將身體縮進被子裡。

坐直了身體靠在枕頭邊,Minho又望向窗外。

「Morning,Newt.」

「Morning一」他悶悶的聲音從棉被中傳進他的耳中。

這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

整整一個月沒更啦........................

之前因為出國還有回老家花掉快半個月的時間,然後剩下來......就是我的問題了(跪

接下來我會努力的QQQ絕對不能讓它坑掉,雖然可能還是會低產(

有個腦洞想碼長篇,沒意外仍然會是民紐,希望有機會能讓它出現<

還有雖然沒人但是好希望可以有人來交流!!!想跟大家玩TOTTTT

歡迎來評意見_:(´□`」 ∠):_

【Minewt】願陪你,從A走到Z。 (05)

*大學生設定

*同居

*ooc


Give you what you need

Newt坐在休息區,周圍的空氣中汗水的味道、摩擦鞋底發出的刺耳聲響與逐漸沸騰的情緒混合在一起。

  他毫不意外自己的好朋友與男朋友會被選上系籃的隊伍,他扭開礦泉水的瓶蓋,並抓起一旁的灰色塑膠水壺與兩條泡過冷水的毛巾。

  『嗶一一』

  隨著哨音響起,場上的選手停下腳步,開始慢慢朝休息區走來。

  Newt站起,將一條毛巾丟到迎面而來的Thomas臉上,無視發出不明嘆息的對方直直朝後面的亞裔走去,他將毛巾貼上Minho的臉頰,然後直接將寶特瓶裡的水從Minho頭頂灑下去。這個舉動讓跟在Minho身後下場的同學嚇得往後跳了一大步:「What the?!」

  善良的Thomas走過去拍拍他:「沒事、沒事......」

  「這樣沒問題嗎......」

  「別擔心,Newt知道他需要什麼。」

  Minho將整張臉埋在毛巾裡,悶悶的聲音含糊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寶特瓶的水流光後Newt才將水壺塞進Minho手裡。他邊擦過濕潤的頭髮邊補充水分,仰頭時汗混著水珠沿脖子滾了下來。

  「嘿,」在Newt接過所有東西準備走回板凳時,Minho叫住他。「我累了,我需要一點能量。」

  他露出足以迷倒眾人的笑容:「我需要。」

  Newt小小翻了一個白眼,卻還是傾身,輕啄了下對方的唇。

  「這裡是球場。」Thomas說。可Minho只是一臉開心的說了聲等我,就轉身回場上了。

Hope you enjoy your life

  「哇噢,你今天是怎麼啦?」Minho看著忙著開冰淇淋桶蓋的Newt,見對方興高采烈地將塑膠蓋丟向一旁,然後用湯匙刮了一些乳白色的香草冰淇淋進一個有著草綠色花紋的小碟子。

  接著他蜷起腳縮進沙發:「慶祝一下夏天終於要結束了?」

  「是嗎?」Minho擠到Newt旁邊坐下。

  「偶爾想享受一下啊。你也該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生活。」

  「我有啊。」Minho環住Newt的腰,將他攬進懷裡。「所以我才會現在在這裡。」

  他低頭吻了他的髮旋。「我還想好好享受我的夜晚呢。」

  Newt挪了個舒服的位置,整個人陷入Minho的懷裡。他挖了一口冰放入Minho嘴裡。

  

  他們享受著在一起的時光。

<

拖稿王是我(

h好短呀嗚嗚嗚嗚嗚

意見歡迎( ´•̥̥̥ω•̥̥̥` )

親愛的天月生日快樂!!!!!!

轉眼間又過了一年,去年我也是趕賀圖趕得死去活來的(檢討啊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歌聲,接下來也會繼續喜歡你的(๑´ڡ`๑)


20160630

【Minewt】願陪你,從A走到Z。 (04)

*大學生設定

*同居

*ooc


Forever stand by you

  自從Minho擠進Newt的房間後,Newt便把Minho原本的房間改造成書房。


  Minho似乎睡了,從十分鐘前客廳就不再傳來聲音。Newt坐在書桌前翻著厚厚的教科書,他拿著筆,隨意在一旁的小紙條上寫下一些註解。

  左手撐著額頭,他很輕的打了個呵欠,在模糊起來的視線中瞥見放在書架上的相片。

  他的家人們。

  他伸手將相框移到桌上,突然意識到自己離家也一年多了。

  他想起他的腿,他很少向家裡求助,而他過去也一直以為會無條件支持他的人就只有Thomas。

  一年,這段時間以來他的生活好像改變了很多,或著其實沒改變什麼,只是有個人闖入他的生活,接著,他開始覺得一切並沒有那麼糟,好像可以感受到,身後多了一個人在陪著他。

  撐著頭,右手無意識地在小紙條上寫下幾個字。

  眼皮越來越重,手撐不住了,他頭抵桌面,眼皮闔上。


  Newt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夜最深的時候,他張開眼睛三秒就意識到披在自己身上的猩紅色針織毛毯。

  他坐直身體,睡著時手裡一直握著那張紙條,他將它攤平,上面有些歪斜地寫著三個字

  Stand by me.

  右手想去拿筆,卻在一旁碰到了一個還帶著熱度的東西,那是他的馬克杯,裡面看起來才在幾分鐘前裝進了熱牛奶,底下壓著另一張對折起的紙條。

  Newt將它抽出攤開,他一眼就看出那是Minho令人熟悉的字體。

  Forever and ever.


  我永遠會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

愛他們...... _(´ཀ`」 ∠)_

沒有對話,甚至沒有正面的互動。

但是對方一直都在。

歡迎給意見!!!!